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散文 > 正文

我是一只迁徙的鸟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刘凡君     日  期:2019年6月6日

每当秋天来临的时候,成群结队的鸟儿赶潮般向天边的家园迁徙,仿佛是为了在生命的冬季来临前寻找到心灵的慰藉与精神重建的归宿;于是,鸟儿努力地、挣扎地在浩瀚的天空中翱翔,沿着崎岖的寻觅的轨迹飞向大海,飞向远方,飞向蓝色的未来……

我是一只迁徙的鸟!

上世纪70年代初,我像一只刚出生的雏鸟,在一个春风和煦的日子告别家乡重庆,带着“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梦想飞往合川安家落户成为一名知青。四年后,我羽毛丰满,挥手作别第二故乡,离开了蜗居4年的小屋,走进远离重庆173公里的大山深处,成为一名三线建设者。从此,我找到了鸟儿稳定而温暖的栖息处。在夜晚没有街灯,没有酒吧,没有电影院的日子里,度过了三线人以“献青春、献终生、献子孙”为誓言的平常生活……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按照党中央的战略部署,位居山沟的三线企业要调整搬迁到城市。我以为,出山进城是一件快乐而幸福的事,在山沟生活了几十年的三线儿女为此欢呼雀跃。而我明白这次迁徙,将是人生的一次难忘的旅行。因为,进山与出山,都是祖国需要。当我们的青春与热血化作一捧浮雕般的黄土时,昔日的依恋却变成了岁月艰难的记忆,所以,鸟儿的飞翔也变得一步三回头的沉重起来,但我更向往新的生活,就如鸟儿向往蓝天,向往光明一样!

1997年,就在那个繁花似锦锐意改革开放的春天,我随一群迁徙的侯鸟,飞临重庆巴南的上空,盘旋在云篆山上,静静地偷窥这个在地图上很渺小的被主城边缘化的城镇——我的新家园……

我购置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居所,儿子与我们都有了独立的归宿。没有书房,我就将阳台改造一番,书桌、书架一应俱全,这便成了我放飞梦想的天地。每当夜深宁静之时,汪曾祺先生的锦绣文章慢慢浸透我的灵魂,悄悄溜进我蜗居的香梦里……

车水马龙,应接不暇,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我渐渐熟悉了城市生活。早上走进公园散步遛狗,或漫步滨江公园呼吸新鲜空气;春明景和的下午,与朋友一道喝喝巴南香茶;傍晚到鱼洞人民广场跳跳广场舞。休息日,去城郊钓钓鱼,或去市展览馆欣赏画展、影展,或到大剧院听听民族音乐演奏或欣赏交响曲……

没过多久,我就发现,我沉重的思想不能飞翔!我只能停靠在一棵残枝败叶的梧桐树上,袅袅的雾气中散发出的腥臭的味道,几乎令我窒息;远处,不时传来汽车的鸣叫声、买卖交易的喧哗声、锣鼓声、叫骂声混杂在一起,声声入耳,我不得不放下手中文明的书,立即把辱骂的文字从污浊的空气中一股脑儿地发泄出去……

当时光走向21世纪第一个10年,当巴南的天空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叮嘱里,留下了一个个春天的故事和一段段历史与现实的传说的时候,科学发展与绿色革命的浪潮享誉中华大地。外面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郁郁葱葱的梦像长了翅膀似的,飞越长江、嘉陵江,绿了南岸、绿了渝北、绿了巴南、绿了朝天门、绿了解放碑……

从此,绿水青山的巴南走进了主城绿色的视线,到处是一片绿地,是一片生长绿色梦想的乐园。于是,我又开始了幸福而愉悦的迁徙……

一套三室两厅两卫130多平米的电梯房,林立在繁华闹市小区的中央。这里交通便捷,环境幽静,树木葱郁,设施齐备,邻里和谐,社会安宁,真不愧是鸟儿与人类宜居的好地方!尤其令我满意的是,我把屋顶改造成了偌大个花园,植了草坪,种了黄桷兰、茶花、米兰、菊花、桂花的等花卉。

每天早上,我都要到屋顶花园上透一透空气,闻一闻从滨江公园飘来的香艳;听一听从龙州湾传来的悠远的木洞山歌,从树梢坚挺的叶片上,去鱼洞老街寻找鸟儿停留与嬉戏的感觉……

其实,大千世界,我不过是一只平凡的迁徙的鸟,只要有适合我的森林、阳光、雨露、土壤、水分,我都会痴迷这块幸福而吉祥的家园;只要有蓝天白云,我都会挺起脊梁高高地自由飞翔!

我很庆幸,因为,国运昌盛,个人命运的迁徙,让我找到了向上的阶梯,找到了人生享乐的轨迹,找到了童年的顽皮与青春的梦想;我很自豪,因为,命运的迁徙,让我成为了一只快乐的宜居巴南的小小鸟……

无疑,我爱我的祖国,十分眷恋正在成长中的巴南,我已经把绿色的根和坚实的梦深深扎进了巴南温馨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