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评论 > 正文

《报恩祠与黄桷兰》:家国情怀酿乡愁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兰天     日  期:2019年6月10日

读罢张渝扬的新作《报恩祠与黄桷兰》(见重庆作家网2019年6月6日 文学天地.散文)我真不忍心掩卷,一次次十目一行的读着这些用真情坦露心声的文字。我已很久没有读到这么清新的文字,这么敢讲真话的散文了。文章一开头,看似很自然的叙述和起兴,却勾勒出从解放初期张家祠堂被分给了农民,到如今在产村融合的城乡统筹和乡村振兴,深化农村改革的战略中,张家祠堂和祠堂前的那棵黄桷树已神奇般的建成黄桷树园,成了当地农民脱贫致富的一大财源,这整整七十年张氏家族的过去和现往,在这种大线条的叙事和穿越中,这种把对历史功过的反思藏在文字下面的超冷静,是一般作者很难驾驭的。但作者别具匠心的思考和走近事实真相的勇气,让我从文中感悟到了。因为我的祖父也有着与作者爷爷的相似经历,读这篇文章,遥想他们,我泪湿眼眶,不能自制。尤其是该文对祖父这一乡贤的刻画细腻而准确;对幺爹两次回老家与黄桷树都有不同的交集的细节描写和场景烘托更为精彩。在时光的交错中,既有对“过去”的祭奠,更有在蜕变和涅槃重生后闪烁的人性光辉。让我们看到作者在散文的创作中,所具有的巴金“敢爱敢恨和讲真话”的精神。本文既突出了传统散文抒情的规范性,又努力做到跨文本(跨界)写作,比如,把“场景烘托”这个小说创作的一大特点引入该文的写作。         

诗人余光中诗曰:“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车票。”而我以为本文作者的浓浓乡愁就是“报恩祠与黄桷兰”。正是这种借物抒情和挥之不去的乡愁使之写出了史诗般的长篇报告文学《杨氏家国梦》,正是这样的家国情怀酿成的乡愁,成就了“这一个”与众不同的大家。

因此,我以为《报恩祠与黄桷兰》是一篇优秀的散文力作,是一篇近年来川渝两地散文界不可多得的美文。今天我们点赞这篇散文,其实是在致敬一种永恒的文学精神!也传去了我寄抚乡愁的歌声:“花开一段故事,一生的缘;花飞一段传奇,风中的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