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散文 > 正文

墨动三峡映九霄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刘凡君     日  期:2019年7月10日

这是一幅高1.8米,长百米的画卷《大三峡》,画面上,崇山峻岭,重峦叠嶂,烟云流动,大河奔流;时而云蒸霞蔚,时而奇峰屹立,时而险滩急湍,时而水波潋滟,可谓气贯长虹,壮丽多姿!

北京雪后的一个冬天,天空格外晴朗。中国著名山水画家李光灿的画作《大三峡》由重庆市人民政府出资主办,在北京中国军事博物馆展出。轰动京城!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先生亲笔题写画名——《大三峡》几个大字,做成巨幅红色广告牌树立在醒目的位置。

《中国美术》杂志主编徐恩存先生评价说:李光灿的《大三峡》传达出一种大气、苍茫、宁静,并追求以形写神,并从“神”中营造“韵”味。在作品中呈现出虚实相生的自然景象,使画面有新的时代风貌和传统的笔墨韵致……

李光灿情系三峡!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个盛夏的早上,当李光灿第一眼看见壮美而神奇的三峡时,他深深地被瞿塘峡夔门的雄姿所震撼!那气势恢宏,深沉厚重的山体,浊浪排空,一泻千里的江流,汇聚成一首惊天动地的交响曲,让李光灿陶醉不已,敬畏不已……

从那天起,三峡就住在了李光灿的心里,从此,挥之不去!

为了画《大三峡》,作为职业画家的李光灿决定休笔三年。闭关苦修。几乎每天往返在杨家坪到重庆图书馆之间,借阅书画书籍数百本。他像一株禾苗,需要阳光雨露。

1996年,李光灿就在他在谢家湾文化村那间五十多平米的屋子里,利用电视墙宽的距离,墙上铺上画毡,开始创作《大三峡》。

面壁凝思,李光灿脑海里闪现出的第一个想法是“大”。他要用大胸怀、大气派、大手笔,来表现三峡的大景观、大气象、大格局。选用六尺全开横幅作画。他要画出高1.8米,长百米画卷。

多少个日日夜夜,李光灿就这样画呀画,画着画着,思维停止了,思路堵塞了,于是,李光灿拿起画板走出画室,再次拜访三峡!

李光灿坐在三峡石上,双手交错怀抱,望着江对岸山势险峻的大山,望着那满山遍野蓬勃生长的草丛玉树,他半天不说一句话。

他一次次走进大三峡去写生,一次次再认识三峡的性格;每一次相逢,就是再一次的发现;每一次情感上的碰撞!就会爆发出新的创作灵感!

他走在三峡长江边的鹅卵石上,翻山越岭,深入峡谷,风餐露宿;他登临赤甲山,走进白帝城、屈原祠;徒步瞿塘峡、古栈道、古战场遗址。

他走进三峡原住民居,观察他们的生活起居,熟悉他们待人接物的细心周到,了解当地的风俗习惯。

有一年夏天,李光灿突发奇想,神女峰能上去吗?当地一廖姓青年说能上去,并当向导。第二天清晨,他们一行四人乘舟渡江前往神女峰。只见山势陡峭,云雾缭绕。向导在悬崖上用柴刀开出荆棘小道,大家手牵手,手抠着石缝、拧着树枝、草腾匍匐前行。在悬崖边,一人突然脚下踩空,一只手猛地脱开,另一只手被李光灿紧紧攥住,一只脚踩在石沿边身体外倾180度的凌空旋转,大家都惊吓出一身冷汗。随后,又一人不慎掉进脚下的山洞,他的手紧紧攥住李光灿的右手,

李光灿摔倒在洞口边右手还紧紧攥着他的手。此刻,洞里传出哗哗的流水声,寒气逼人。经大家全力营救,俩人才化险为夷。终于攀上了刚好能容四人站立的神女峰之巅。俯瞰三峡,只见层峦叠嶂、烟雲流动、大江奔流,清风扑面……

李光灿心中的大三峡,是立体的三峡。他想通过多角度、多维度、大视野的观察和思考,表达自己对三峡的自然形态、审美特征、历史人文和时代变迁有更深刻的认识。

李光灿心中的大三峡,是一个充满人文情怀的三峡。那里有三峡远古的历史,有历代纤夫用生命与大自然抗争而留下悲壮的足迹;不仅要展现勤劳的三峡人自强不息的精神,而且还要有勇敢的三峡人与恶劣环境抗争的历史记录!

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了,画稿撕了一张又一张。李光灿在否定中成长,在艺术创作中成熟,在成熟中不断创新超越。他对三峡的认识渐渐提高,思路渐渐清晰,思维渐渐打开,运笔渐渐自如,激情即将涌动,灵感瞬间爆发……

李光灿给三峡赋予顽强的生命,赋予崇高的灵魂,赋予家国情怀!

顿时,三峡的水活了起来,三峡的山生动了起来,三峡的情繁衍了起来,三峡的人站了起来!大三峡的魂丰满了起来了!一幅气贯长虹的壮丽画卷在脑海里出现……

李光灿控制好情绪,调整好心态,家国情怀汇于笔端,万语千言踏歌而来。那美妙的旋律由轻到重,由虚到实,由远及近;由地到天,由天到地飘然入耳……那天意之诗从夔门下笔,左向张飞庙、石宝寨延伸,右向瞿塘峡、巫峡、大宁河、神女峰、西陵峡深处的田园风光,再由三斗坪进入南津关,最后以大虚方式收笔,仿佛间,那一抹水墨丹青,如一首浪漫的小夜曲,尾音如丝丝低语……

2007年3月28日,历时10年,李光灿终于完成了百米画卷《大三峡》!

李光灿用他的力作《大三峡》震惊了画坛!

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总编辑、著名理论家、画家贾德江撰文道:李光灿将传统山水的笔墨与自然的丘壑之美整合臻至,达到令人震撼的效果,显示出一种大手笔,大气魄,大境界的艺术追求。

中国美协理事、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著名山水画家卢禹舜先生看画时,说:画得很好,在苍茫中不失大气,细腻中又显苍润华滋,很有张力……

李光灿现为重庆美协会员、重庆两江新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国学书画院副院长、民建会员、民建书画院副院长、重庆中国画学会会员、重庆江北区政协书画院副院长、冯玉祥诗书画院副院长、重庆现代禅画院副院长、重庆艺林画院院长。在绘画的世界里,他是一只翱翔在三峡上空的雄鹰!

当赞美声在耳畔悄悄离去,当一切接待应酬暂停之后,李光灿便回到他的画室,继续画他的三峡。累了,就开着他那辆爱车,回到两江新区一栋普通的住宅里,与89岁的老母亲和92岁高龄的老父亲以及妻子、女儿、外孙一家人在一起,拉拉家常,享受天伦之乐。

“妻子杨英是贤内助,积极支持我的事业,家务事全包了!我没有后顾之忧!”李光灿自豪地说,妻子杨英在一旁微笑。这些年来,夫妻俩风雨同舟,只要李光灿出行,妻子杨英就随同。专家、教授要看长卷百米《大三峡》,杨英为李光灿展画。李光灿接受记者采访或接待专家、教授、朋友,杨英就为他们照相、摄像。     

女儿李佳早已成家,大学毕业后,师从父亲。父亲成功了!李佳感动立志——无论道路有多少坎坷艰险,我一定会像父亲一样为了自己的理想,坚持不懈,勇往直前!

为什么是你画出了大三峡?许多人看李光灿身材也不魁梧,形象也不“高、大、上”,怎么可能画出了三峡的灵魂呢?他笑了笑,没回答。

中国著名美术评论家李德清的一句话,道出了缘由:一个对祖国山河没有深深爱恋的人,是画不出这种大气魄的;一个没有坦荡胸怀的人,是容不了这样的大河山的!

是的,李光灿胸中有信仰,心中有情怀,脚下有力量,笔下有乾坤。我们衷心祝愿李光灿在追求“写实与空灵、平面构图与立体构图、色彩与氛围、局部与整体、时代与风格”的艺术道路上,不断努力探索,继续创作出一批富有三峡特色和独特艺术个性的山水画作品,不忘初心,逐梦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