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散文 > 正文

那些年曾主持过的婚礼寿宴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王卫红     日  期:2019年7月11日

人生中,总是会有一些散落在角落里的过往,令人在不经意间想起,让光阴含笑,岁月凝香。前几日,参加朋友女儿的婚礼,便让回忆与美好穿越时光,不期而遇。

多年来,我曾主持过无数次相似的婚礼,作为一名曾经的婚礼司仪,见证了从传统质朴到时尚精致的婚礼、寿宴变迁。 


最简朴的新人

至今还记得主持的第一场婚礼。80年代末期,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我在一家三线工厂任专职团总支书记,由于喜爱朗诵、演讲,几乎包揽了厂里大大小小的主持工作。

记得那年夏天,厂团委书记找到我说,厂里正在青工中倡导婚事新办,想让我为分到厂里工作几年的一名大学生技术员主持一场新式婚礼。技术员的家远在外地农村,未婚妻是厂里的一名电焊工,虽不想“大操大办”,但结婚毕竟是人生大事,希望能有一个热热闹闹的婚礼仪式。

忽然接到这样的任务,一时竟不知从何下手。之前我见过的婚礼几乎均是在厂食堂或招待所举行。人多的在食堂办,人少的在招待所摆。开饭前请单位领导说上几句祝福勉励的话,婚礼无非是邀请亲朋好友、领导、同事们大吃一顿。

我翻遍了当时所能找到的报刊杂志,希望能寻到点灵感,无奈只找到一则北京某地成立“紫房子”婚庆公司的豆腐块信息。虽如获至宝,但终归没派上用场。

不知流程,没有范本,干脆随心所欲按自己想象的来!

至今都记得当天晚上的厂俱乐部舞台,歌声悠扬、霓虹闪烁,团员青年们用红色皱纹纸折制的玫瑰花将舞台装点得花团锦簇、喜气洋洋。除了新人的亲朋好友,其余宾客均为来自全厂各团支部的优秀团员、青年代表。

一曲《花好月圆》结束,我大声宣布婚礼开始!霎时,欢笑声、呼喊声、鼓掌声想成一片。伴随着神圣的《婚礼进行曲》,两旁的人们,将手里用彩色皱纹纸与烟盒锡箔纸剪成的彩屑抛向缓缓走来的一对新人。

领导致辞、来宾献花、父母讲话、新人对唱、亲友献艺……没有推杯换盏、没有美味佳肴、没有婚纱钻戒,有的只是青年们帮忙炒制的瓜子、花生,厂团委送来的水果糖、冰糕房抬回的两桶牛奶冰棍儿和一颗颗青春欢愉的心。当团委书记代表大家送上写满新婚祝福的影集,新郎新娘激动得满眼泪光。

伴随着费翔《冬天里的一把火》欢快的歌声,新人带头跳起当时流行的交谊舞,欢乐的气氛达到了高潮。一场婚礼,俨然成了一对新人为主角的大联欢!

从那时起,我先后在厂灯光球场、大食堂、会议室等地方主持过多次类似的婚礼。

 

最特别的场景

90年代中期,工厂搬迁到了重庆。随着婚纱的流行,刚刚兴起的婚庆市场日趋火热,婚礼司仪甚是紧缺。讲究点的家庭,新人结婚多是请市里的一些谐剧明星或电台、电视台主持人任司仪,但毕竟“汤多僧少”,时常,一个紧俏的主持人每天中午、晚上要串二三个场子。

母亲节那天,我到一家婚庆公司买康乃馨,正巧遇到位认识我的大姐在店里帮忙,她积极向店老板推荐了我。在婚庆公司的引导下,通过不断学习、摸索,闲暇之余,我先后承接了烛光婚礼、草坪婚礼、中式婚礼、乡村婚礼等大大小小的主持任务,也有幸接触到各行各业的人。

农家菜地里的婚礼是我印象深刻的一次主持。记得那年国庆之际,我应邀到一户农家主持婚礼。承包荒山搞花椒种植致富的父母,本想借儿子婚礼之际在当地最好的酒店答谢亲朋好友,无奈相中的酒店已被人早一步预订。新人索性将婚礼场地定在了自家门前刚刚收割完的一块菜地里。

一样的T台、一样的拱门、一样的香槟塔,但装点其中的却是不一样的“鲜花”。舞台上、T台旁、拱门里……一个个石榴、苹果、橘子、葡萄,一篮篮菜花、胡萝卜、红辣椒……远处稻浪滚滚,近处桂香四溢,门前狗吠鸡鸣,好一副五彩缤纷、瓜果飘香的农家丰收图!   

“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脸。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赶上了盛世咱享太平!”新人携手演唱的《好日子》述说着新时代、新农村每一个家庭的幸福和喜悦。

从红地毯到星光T台、从绢花到鲜花、从彩色幕布到LED屏、从照相到摄像、从没有背景音乐到乐曲和灯光随各环节任意切换……一场场婚礼、一次次主持,让我切身感受到生活的变迁、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发展!

 

最浪漫的寿宴

记得我主持的第一场寿宴也是婚庆公司安排的。老寿星80岁,妻子比他小5岁,乃四世同堂的大家庭。老俩口相濡以沫几十年,虽然一身病痛,但依然行动自如、精神矍铄。几天后不但是两位老人的55周年绿宝石婚纪念日,也是曾孙的百天纪念日,儿孙们想为老人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寿宴庆典,表达对两位老人的祝福与感恩。为确保万无一失,晚辈们早早便与我沟通,反复完善庆典方案,嘱咐我千万别忘了加上一个寿星送老伴“神秘礼物”的流程。

当天,一身红装的夫妻俩在晚辈的簇拥下容光焕发、满面春风。寿星致辞环节,老爷子有些害羞的对老伴说道:“跟着我苦了一辈子,最难熬的那些年连饭都吃不饱,现在日子越来越有奔头儿,又有蛋糕吃呢,快尝尝甜不甜。”说完切下一小块蛋糕小心翼翼的喂到老伴嘴里。此时老人的女儿和孙媳妇抱着曾孙与一大束玫瑰花走上了舞台,老爷子小心翼翼的从花蕊中取出悄悄准备好的戒指,颤颤巍巍的拉过老伴的手为她戴上无名指。当两只粗糙的手紧握,当一家四代相拥,在场的亲友们感动得热泪盈眶、掌声雷动,幸福和浪漫定格在每一个人的心中,一旁主持的我也哽咽得说不出一句话。

是啊,从旧社会到新社会,从放牛娃到参军入伍、工作退休,饱经沧桑的老人历尽磨难走进太平盛世,过上儿孙绕膝、安享晚年的幸福生活,他们苦尽甘来的一生无不是新中国从满目疮痍到繁荣昌盛的缩影。

一路走来,很荣幸这份爱好让我一次次与美好相遇。让我有幸见证着无数对新人的甜蜜,分享着无数个家庭的喜悦。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无论是婚礼还是寿宴,声音漫过时空和地域,将一次次惊喜和感动串联成最美好的音符、最温馨的回忆。每一份快乐、每一份幸福,都让我深切感受到生活日新月异的步伐,体会着祖国翻天覆地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