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评论 > 正文

张继楼《弟弟不是孙悟空》:望“天”降下好儿歌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戚万凯     日  期:2019年11月6日

一位作家的艺术生命,在于留下经典之作,也在于不断推出新品,永葆艺术青春。儿歌界老前辈张继楼无疑属于此类。《蚱蜢》《蚊子》《知了》《蜘蛛》《纺织娘》等经典作品脍炙人口。其新作《弟弟不是孙悟空》(重庆出版社2019年9月出版),不但收录有部分经典,更有大量新作。该集分“天歌、地歌、人歌、趣歌”四辑。因经典作品笔者评论过,在此仅评“天歌”辑里的作品。

所谓“天歌”,作者解释为刻画天象、宇宙、日月星辰、春夏秋冬一类题材。我们不妨来看看有些什么作品。

“天歌”里的作品,作者选择了司空见惯、被人写滥的天、月、风、云、雨、雪、雷等题材。在“但愿流传三五首”的老作家笔下,能令人耳目一新吗?

抬头望天太平常不过。农民望天,看云识天气种庄稼,否则一遇灾荒望天兴叹;人要望天,“望天上云卷云舒,去留无意”,具一颗平常心。伏羲望天,“观乎天文”,察天地万物,望出《易经》;杜牧望天,“坐看牵牛织女星”,望出《秋夕》;李白望天,“举头望明月”,望出《静夜思》。可见,望天,可以带来不同收获。作为儿童文学作家,望天,会望出什么作品呢?

有人说写儿歌很简单。不错,写儿歌简单,但要创作好儿歌却很难。比如望天,你观察到了什么?从中又发现了什么诗意?作家与作家的区别,不在于作品多少,在于作品质量高低。而质量高低,又取决于作家的观察力、思维力、运用力,是否能从平常事物中发现人所未见诗意。

仰望天空,自然会见蓝天。蓝天是什么?是蓝宝石,还是丝绸?在张继楼眼中,蓝天是家:“红红太阳是爸爸,/圆圆月亮是妈妈,/颗颗星星是娃娃,/蓝蓝天空是个家。”(《蓝天是家》)作者将无生命的蓝天比成温馨和谐一家人,亲切而贴切。作者擅长运用叠词,四句中的叠词就达八个,有颜色,有形状,有数量,人物简单,但信息量大。作者拟人准确,爸爸严厉,比作火辣辣的红太阳再好不过;妈妈温柔,比作柔和的圆月亮非常合适;娃娃是小不点,比作颗颗星星最恰当。娃娃那么多,可谓多子多福,符合中华民族旧时传统观念。在作者眼里,这些星星中还有一颗特别明亮的星,“名叫嫦娥一号小卫星”(《它是一颗中国星》)。作者发现“千人万人抬头望”,于是,自豪地告诉世界:“它是一颗中国星。”由自然星扩展到人造星,造福人类的高科技星,充分表现了九十多岁高龄作者关注时代、笔随时代、讴歌时代的可贵精神和爱国情怀。

作者仰望天空,也在叩问心灵,思考“我”在天地间的位置与作用。

抬头望天,会观察到日、月、星、云、电、雷等。但你发现它们与自己的联系吗?作者便具一双慧眼,《我是顶天立地一个人》自然溢出:“白云送我一床被,/月亮送我一面镜,/闪电送我一条鞭,/太阳送我一包针,/雷声送我一面鼓,/星星送我万盏灯,/我是顶天立地一个人。”

这是一首想象奇特、瑰丽、大气之作,作者将日、月、星,云、电、雷比作生活用具、娱乐用品,且那么贴切、宏大、明亮,令人震憾。尤其是末句,掷地有声,豪迈自信,更显示出“我”的宽广胸怀和远大志向,表达了当代少年儿童壮志豪情,令人想起毛泽东少年时的《咏蛙》诗:“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虽然天地给我的馈赠不多,但已足够。古代少儿启蒙读物《三字经》有“天才者、天地人,三光者、日月星”之说。该首儿歌似乎就是巧妙从中演化而来。作者不拘形式,为适应内容表达需要,打破七字句式,在最后来一句九字句,显得活泼多姿、自然流畅、气势磅礴。通过儿歌,我们可以感悟出一个道理:天地万物均可为我利用,助我成为“顶天立地一个人”。推而广之,我们应该在身边发现并用好资源,提升综合素养,尽快成长成才。

苏联作家高尔基认为:文学即人学。而人学就是心学。对于自然现象,作家要赋予自己的主观感受,表达喜怒哀乐、思想情感。比如同样是望月,李白在《静夜思》中“低头思故乡”, 张九龄在《望月怀远》中想到“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王维在《鸟鸣涧》中发现“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在儿歌作家眼中,望月会想到啥呢?作者认为《月亮是我好朋友》:“月亮走,我也走,/月亮是我好朋友。/好朋友,难分手,/回回送到家门口。/我请月亮进屋坐,/月亮笑笑不开口。/我都上床睡觉了,/还在窗外不愿走。”

为何说月亮是我好朋友?原来月亮不但送我回家、礼貌待人,还友情深厚。作者巧借传统童谣“月亮走我也走”这句,与正文内容天衣无缝,表现了作者娴熟的创作技巧。作者拟人手法高超,遣词用语准确,将月亮与我的关系做到了物我相忘,“回回”表现情谊长久,“笑笑不开口”表现月亮的温柔性格和善良品质,最精彩的一句当属末句:“我都上床睡觉了,还在窗外不愿走。”朋友之间难舍难分到如此程度,可见友情之深厚,大有“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之意境,冷冷的月亮,竟然有七情六欲,活灵活现,呼之欲出。

谚语云:“天有不测风云”“月晕而风,日晕则雨。”天上有雨,雨有多样。司空见惯的雨,有何童趣诗情?面对或小或大、或短或久的雨,作者灵光闪现,吟出了儿歌《雨》:“毛毛雨,不湿衣。/倾盆雨,落汤鸡。/雷阵雨,去得快。/阴雨绵绵路人稀。”

作者从雨量大小、时间长短两方面描写四种雨水的特征:毛毛雨小,倾盆雨大,雷阵雨短,绵绵雨长。从时令来看,有春天毛毛雨,夏天倾盆雨和雷阵雨,秋天阴雨。雨水不同,对人影响各异:小的虽多不湿衣,大的淋个落汤鸡,快的风风火火性子急,慢的让人不想出门。作者通过对四种雨水准确而生动的描写,表现了人们的不同心理活动,四种雨水的性格和形象,也在其间巧妙表现出来。

雨水本无情,见者却多情。有人见它乐,如“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杜甫《春夜喜雨》)有人见它忧愁,如“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杜牧《清明》)作为童谣作家,见了雨会是什么感情呢?当作者观察到孩子们雨天打伞上学的情景,诗意如同雨点瞬间而来:“天上下雨我上学,雨珠敲伞哔哔剥。我在伞下唱着歌,老天为我来奏乐。”(《雨中上学》)

原来在作者眼中,雨点是快乐童心。

“天上下雨我上学”,一下一上,既点明环境状态,又暗含不怕困难、逆水行舟精神。“雨珠敲伞哔哔剥”,是顽皮的雨点行为,而“哔哔剥”是雨点敲打雨伞的声音,看似平凡,却为下文作好铺垫。“我在伞下唱着歌”,表现了“我”的乐观主义精神,而神来之笔则是“老天为我来奏乐”。都说“天若有情天亦老”,其实,天若有情天助我。老天伴奏我唱歌,多么富有诗情画意。乐是什么?乃前面出现的“雨珠敲伞哔哔剥”,雨点即鼓杵,雨点即乐声。“老天为我来奏乐”,说明老天目睹我冒雨快乐上学,也被“我”勇敢、上进、快乐的精神所感动,而成全自己,相伴而行。当然,这是作者的主观心理感受,但文学就是如此将思与情融入表现对象,托物言志。

古人说“上善若水”。其实,水不仅温柔善良,本领更是高强。它随意而变,可汽化升为云,也可固化凝为冰,还可飘洒变雪花。古往今来,关于雪花的诗歌多如雪花,如“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李白《北风行》)

“不知庭霞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开。”(谢道蕴《咏雪联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韩愈《春雪》)在童谣作家笔下,雪花绝不是这些成人意象、语言和情感。请看《小雪花》和《下雪了》。

《小雪花》:“小雪花,爱跳舞,/千朵万朵盖满路,/飘到脸上痒酥酥,/跳到手心变成颗颗小珍珠。”

小雪花轻盈快乐,它带给我们新奇有趣的感觉,特别是最后一句,真实、可爱而有童趣,孩子顽皮地伸手接雪花的状态似在眼前。结构句式富于变化,三三七七和十一的综合运用,使整首作品摇曳多姿,如同轻盈的雪花童心烂漫随意飘舞。

《下雪了》:“下雪了,下雪了,半天云里飞鹅毛。块块水田镶银边,座座青山戴白帽;青松长起白头发,翠竹反穿羊皮袄。小狗跟我上学去,朵朵梅花撒满道。”

作者先连用两个“下雪了”表达惊喜之情,接着用夸张手法说雪花之大,然后连用“水田镶银边”“青山戴白帽”“青松长白发”“竹反穿皮袄”四种拟人手法表现雪花之爱心,给美丽世界带来的冬日奇观。作者在结构上是下了功夫的。行文至此,欢呼“下雪了”的“我”出现了。作者巧妙将可爱的“小狗”融入其间,从而留下富有诗情画意的诗眼:“朵朵梅花撒满道。”朵朵梅花是什么?作者并未点明,但是展开想象的翅膀就会知道,这是指小狗脚印。因此,结尾美妙含蓄,形象鲜活,意味深长,富于艺术魅力。

古人云:“文者,贯道之器也。”作者深谙文以载道。《下雪了》似乎只是极写雪景之美,其实,作者写景是为写人。在这寒冷季节,“我”仍然坚持上学,快乐学习,表现了“我”的勤奋好学和坚毅坚韧精神。面对给行路造成困难的雪花,“我”却极尽赞美之辞,说明“我”爱雪花,爱自然,爱生活,爱学习。从结尾处的“小狗跟我上学去,朵朵梅花撒满道。”来看,雪花不但没有对我上学造成障碍,相反,它为学习生活增添了无穷乐趣。而且,“我”好学的态度与精神也深深感染着小狗,小狗竟然也愿意冒雪跟“我”上学。良好的行为影响很大,由人及动物,说明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春天,万物复苏,百花盛开,春雷一声震天响,更是让人惊喜。对于春雷,作者不是直白道出,而是喻其《雷公敲门》,以诗意来表现:“轰隆隆,轰隆隆,/雷公敲门催虫虫:/‘孩子们,快起来,门外太阳暖烘烘。’/青蛙听见跳出洞,/乌龟听见爬出洞,/水蛇听见游出洞。/太阳说:‘欢迎大家争当春天主人翁,/莫做赖被窝的小懒虫。’”

作品主题十分明显,教育孩子们珍惜光阴,抓紧时间。“轰隆隆,轰隆隆”,作品先声夺人,一个“催”字,将雷公公的关爱和急迫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果然,青蛙、乌龟、水蛇闻声,纷纷以跳、爬、游的姿式出洞。而太阳的一番话,则点明了主旨,一个“争当”与“莫做”的规劝,一个“主人翁”与“小懒虫”的对比,表达了长辈对儿女的谆谆教诲,其实,这何尝不是新时代对少年儿童的殷切希望呢。

笔者开头所说的望“天”降下好儿歌,并非指不劳而获,天上掉馅饼,而是指作者在观察天相后发现的诗意、创作的作品。从“天”而降的这些好儿歌,是作者数十年来勤奋耕耘的结晶,是作者积淀的创作功力的喷发,是作者思想修养、艺术学养的综合体现。只有做到这些,无论望天也好,观水也罢,也能发现属于自己的诗情画意、奇思妙想、童心童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