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散文 > 正文

最美的花季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刘思言     日  期:2020年1月8日

许久未看见过桃花绽放的盛景了。流年匆逝,白的、黄的、红的花儿开了一年落了又一年,目光流盼,再未寻见过那一抹暖入眼帘的淡粉,星点中让我走进时光隧道,荡起粉红的记忆。

重庆是一座油菜花香氤氲的城市,看遍了许多星黄点缀在田野中闪烁的景致,不免有些乏倦。又是一年花季,走在街上却好似进了百花园,一层裹着一层的花香随风在鼻间晃悠,或浓烈似火,或若有若无。在你闲来无趣之时,忽然挑逗你一番,带你惊喜之余又悄然离去。已记不大清是因何事,去的何地,或许是前世的缘今生的分,让我站在了花语烂漫的桃林中。

桃花不大,均匀地分成五瓣,淡雅的一笔点缀在还未零落完的桃叶的枝干上,宛如略施粉黛的少女倚在青瓦白墙边,静怡等待归人。但从未亲眼目睹过桃花林如此绚烂的醉景。桃花密密地挤成一簇簇,在枝头轻盈欢笑,尽其所能把娇美铺抹在这个花季。眼中已分不清枝或花,似乎全世界只剩下了漫天的淡粉。过剩的桃花悄无声息将裙瓣拂下,落在发梢。我满心欢喜欲折下一枝,却有怜香惜玉之意,微抬起的手终是垂下,只是轻轻碰了碰她们。桃花带来的是一种少女的恬美,不是雍容,不是风雅。她们与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不同,这些桃花中有俗世褪去红尘的寂美,也有沾息人间烟火的风姿百态,熙熙攘攘就填满了我的心间,弥漫我的视线,让我陶醉在这桃花溢香肆意的季节。

走过一栏桃花相伴的路,峰回路转处,安然立着一座小石亭,人声熙攘里,它默然挺立,最是那一处蜿蜒着的青苔让我有许些恍如隔世的清幽,仿佛它已然在此处静候了千万年。我站在小石亭旁边,看它石壁细小的裂痕,却并不心生清凉。

这时,我发现妈妈被一群孩子团团围住,有些愕然。那些孩子们大的同我年龄般,小的只有四五岁模样,皮肤黝黑,手臂上挂着一串串花束,似是卖花的孩子们。妈妈有点不知所措,看一只只手臂向自己凑来,不时地摆手。我泯然一笑,妈妈爱花,大概是问了一下花串的价格,竟招来一群孩子的“围攻”。

见妈妈很尴尬,我正在思忖如何替妈妈解围,一个大声呵斥打断了我的思绪。一个管理员模样的男子气冲冲地大步奔来,横眉竖眼愠怒地向那群孩子斥骂。孩子们见了他,立马散了。有点紧张的妈妈松一口气,微笑着向那人道谢。

我猛地感到我的衣袖被小心地轻拽了一下。回头,是一个年纪很小的女孩,黝黑的小脸显出乡里人独有的质朴。她似乎被我回头的动作惊了一刹,但还是睁着清澈的双眼,说着一口纯正的方言:“姐姐,买一串吧,桃花很美。”

她有点怯怯地把一串桃花递给我看。我对她略施微笑,问她价格,她忙回答,声音细细地说:“五元钱……”我边拿钱,边同她闲聊,你怎么不和刚才那些孩子一起?她对我略带怯意地笑,大眼睛澄澈映着桃花。她说,这样不好,人家是来赏花的,不可以强求别人买……桃花上轻颤着水珠,看得我的心软软的。

桃花灼灼,漫野天际。往事并未如风,那个给我卖桃花的小女孩一眼千年,她已经深深定格在我的记忆里。

现在我还记得那片桃林的盛景。也许是簇锦的桃林太颤酥人心。只是重新落入生活,忙碌重复日日夜夜时,偶然路过窗边,竟暗暗期待看见一抹淡粉,漾清了浑浊不清的人世。

一如那个孩子映着桃花的笑,美得照亮我的心。一如那个永在心中灿放的花季,美得心醉。

(作者系重庆育才中学初三51班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