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抗疫 > 正文

战“疫”有我 重庆作家在行动(六十四)朱一平:疫情二月众亲千里购药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朱一平    日  期:2020年3月25日      

    前言:没有被禁锢的城,只有全力抗“疫”的心!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战斗中,为打赢防疫攻坚战,重庆本土作家们以笔为枪,用文学作品凝聚人心、鼓舞士气、传递真情,投入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微信图片_20200219163837.jpg


  

疫情二月众亲千里购药

文/朱一平

 

2020年的春节,让中国人几辈子都难忘。除夕前一天,武汉宣布封城了——为了有效切断新冠病毒传播途径,遏制疫情蔓延势头……封城!封城!团年在即春节在即,一下让人懵圈了。非典也没有封城呀?这次疫情该是何等凶猛。

那时,方舱医院还在夜以继日的建设中,各地医疗队伍正陆续驰援武汉。还没有找到有效治疗病毒的药物,每天有很多的人被感染……

突然,二月初的一天夜里,“亲人大团聚”圈里的武汉亲戚中,有父女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向五湖四海的亲戚紧急求购有关药品。

“亲人大团聚”圈是2019年上半年才建立的。缘起我二姐和二姐夫,倡议朱家与姐夫宋家兄弟姐妹们到常州大团聚。大家平均年龄都在八十岁,最小的也花甲有余,且分散在全国各地,一生见面的次数是可数的,但血缘磁场如此强大,只要一声召唤,朱宋两家兄弟姐妹们便如归巢大雁浩浩荡荡欣然前往。

求药的是宋四哥。近八十岁的他健康开朗,见人便笑,夫人则显得孱弱。宋四哥中专毕业后被分配到武汉邮电系统工作并安家,几十年开枝散叶,儿孙满堂,其乐融融。他大女儿小敏是武汉一家医院放射科医生,疫情来临,便积极参与到了一线工作,那时防护设备不足,病人蜂拥,每天要做400多病人的CT,没有片刻休息,直到累得支撑不住了,才回到家里,倒头便睡,昏睡了两天两夜,还是起不了床,浑身乏力恶心,一量体温,高烧了!一家人瞬间紧张,赶紧量体温,宋四哥低烧,老伴与女婿正常。于是立马分头行动,请小女儿小青来接老伴前往其家;让女婿送小敏和自己前往医院。挂了急诊,毕竟是一线下来的医生,得到及时诊断,小敏症状严重必须马上住院;宋四哥只是低烧,让其回家自我观察隔离。宋四哥与女婿无奈告别小敏,女婿不甘心,拉着老丈人见医院就停车,只见人山人海连号都难以挂上,医院的工作人员明确告诉他们,每天都有几百人通宵达旦在医院内外等床位。

奔波一天的翁婿两人,失望而疲惫地回到家。

宋四哥一天三五次量体温,把家里的退烧抗病毒药都吃了,低烧还是纠缠不去,小敏已确诊感染,在医院也缺药。于是只好求助常州和上海的侄女侄男。侄女去问了医院,答相关药物都支援武汉了。上海的侄子一家还在新加坡。无奈,常州侄女小兰才在“亲人大团聚”广撒求助帖,向分散在全国各地的亲人求药。虽然疫情如铅云盘旋,如达斯克摩剑高悬,让人担惊受怕,但还不能感同身受。侄女的SOS让人惊魂让人痛心让人骄傲,居然亲戚中也有奋战在疫情第一线的勇士;痛心的是怎么被感染了呢!一会功夫亲人们问候的问候,寻药的寻药,为武汉亲人倾情倾力。

我马上投入买药的行动之中,感觉自己也在为抗击疫情出力。我不顾已是夜晚,微信联系了歌乐山一家药房老板,他回答:“店里有其中两种药,另外一种要过几天才送上山来”。我说先买有的,其余的来了再买。过了一会儿,他说他明天下山去取,下午三种药一起寄出。我想到疫情这么严重,他腿不好且年轻,又只有坐公交车,病毒无处不在,风险太大了,不忍心,说叫其他人去吧。他说店里只有他一人,其他人现在回不来。他还说,朱嬢嬢,我晓得武汉缺药。

接着我又联系了顺丰快递员,让他明天下午到药店去取药,尽快送走。快递员也答应得很爽快。

第二天一早,我远在遵义的83岁老姐,也拄着拐杖带着口罩出门了,向街上开了门的药店寻药。老姐腰椎和胸椎都做过手术,小脑也有点萎缩,走路不稳,但为了宋四哥也毅然决然亲自出门买药。平常市井气浪喧腾的街道,寒风穿梭,关门闭户,几乎无人,老姐仿佛古道西风中的瘦马,更像抗击疫情的老将,孤独坚定地在街上走着。老姐在遵义有健康的老伴、女儿和外孙,但当了一辈子内科医生的她知道流行病的厉害,她不愿意亲人们冒被感染的风险,她决心一人承担。扫街寻药无果。老姐又鼓足精神拖着病躯踽踽走向遵义护城河大桥,到河对面的医院去买药。

宋四哥的弟弟,也冒着风险带着两个口罩义无反顾地奔走在重庆医药公司和医院之间,凭着几十年前替朋友排忧解难积的善德向其求助,朋友竭尽全力,找了数人到医院挂号,到医药公司买药,才买齐了宋四哥所需的药。加上朱家买的,已经绰绰有余,赶紧全部让顺丰快递航空寄走。药费由其弟弟和我二姐夫主动买单,宋四哥坚决不收,在微信上转来退去的,后来在大家的劝说下才罢了。

我们将药寄走的消息微信宋四哥,他打出了感激的笑脸,向我们表示真诚的感谢,说我们是他们的救命恩人。我们说,亲人圈里都是亲人,是分内之事,客气了,就见外了。

接下来就是每天几次跟踪药品的足迹了,好在飞机没有阻隔,药品第二天上午就到了武汉郊外的集合站,以为下午就可以到达宋四哥家,结果第三天才收到。

药品终于到了宋四哥手里,接下来就看疗效了。

一个多星期过去了,宋四哥不低烧了,小敏也轻松多了。前不久,宋四哥说小敏已经痊愈回家隔离休养。最近,宋四哥又说,他们没有吃完的药,都送给了急需的人,特别强调我们寄去的药救了好多人。我们觉得言重了。其实,众所周知,还没特别有针对性的药品,痊愈还得靠自身的免疫力。但宋四哥说,在病毒肆虐缺医少药家里有病人的那段日子里,让人多么灰心丧气绝望难熬,一句安慰的话语,一片相关的药,都是支撑自己免疫力强大起来的动力,亲人圈的亲人们太给力了,是亲人们给了他战胜病魔的信心,是亲人们救了他,要永生铭记。

 

 

 

上期精彩回顾》》》

战“疫”有我 重庆作家在行动(六十二)李燕燕 罗 杨:抗疫“姐妹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