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脱贫攻坚专栏 > 正文

脱贫攻坚专栏|苏发灯:“平原客”情系大巴山

——记第三批鲁渝扶贫合作支援开州医疗队队长刘珣和他的同事们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苏发灯    日  期:2020年6月12日    

 

 

 

这支来自《水浒》故乡山东的队伍,犹如一座移动医院,浩浩荡荡从平原开往高山,从海滨开往三峡,为渝州大地播下健康和希望的种子,从此生根发芽,四季常绿。这个由风湿免疫科、口腔颌面外科、神经外科、康复医学科、神经内科、胃肠外科、耳鼻喉科、骨科、眼科、中医科、儿科、护理等多个专业的资深专家组成的14人扶贫小组,可谓个个技艺精湛,人人都是能吃苦耐劳、独挡一面的好汉。他们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奔赴开州前,医疗队队长、眼科专家刘珣曾说过的那句话:“想当年,开州人刘伯承元帅为救民众于水深火热,甘愿忍受72刀割眼之痛而拒绝使用麻醉药,如今,你我学得一身医术,遇到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能为他的家乡人出点力,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初入深山辨乡音

2019年6月23日傍晚,辗转一天一晚,从飞机到高铁,再到汽车,从快到慢,从舒爽到闷热,家乡的一马平川早已远远甩在身后,脑子里思量多次的起起伏伏逐渐显山露水。

“山城,我来啦!”

“开州,我来啦!”

“大山,我来啦!”

一半是兴奋,一半是好奇。

这支平均年龄四十岁,正值壮年生龙活虎的队伍,向着越来越近的远方,奋力呼喊、报到!

穿过万开高速最后一个收费站,开州区,这个位于重庆市东北部,地处长江北岸、大巴山南麓,拥有着1800年历史的故地,终于向这14位远道而来的平原客们露出了真容,向这座活力四射的移动医院敞开了热情的怀抱。

最先将他们揽入怀的,是开州区人民医院、开州区中医院、长沙镇卫生院、大德镇卫生院、大进镇卫生院。队长、36岁的眼科博士刘珣被安排在区人民医院眼科,担任科室副主任。眼科是他的老本行,业务方面,他早已轻车熟路。该坐诊坐诊,该查房查房,但例行的交接刚刚完成,基本情况还没完全摸透,当他了解到大巴山下的群众“眼病患者较多,病变率较为普遍”的实际情况后,当即要求:“不慌坐诊了,与其坐等群众来,还不如我们主动上门服务!”

开州区是刘伯承元帅的故乡,素有“帅乡”“举子之乡”的美誉。近年来,区委、区政府团结带领全区人民上下一心、合力打好脱贫攻坚战,但目前仍有不少乡镇担负着脱贫任务,仍有一定数量的困难群众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也成了他们脱贫的主要障碍之一。的确,即便抛开经济上的顾虑,上了岁数、得了病、行动又不便的老人进一趟城非常不易。第一站,他们选择了离城最远的雪宝山镇,又选了海拔达2200米的上华村。

同眼科同事一起的,还有耳鼻喉科、肠胃、骨科等科室的同事,当天天气还算不错,车子一路颠簸,三个半小时后,终于在上华村村办公室前停了下来。此时城里气候炎热,虽然他们都准备了外套,但从车上下来仍然感动一阵寒意。特别是刘珣,从凉爽宜人的潍坊,到炎热的开州城区,现在又到海拔两千多米的高山上,频繁的、突如其来的温差,让他这个壮实的山东大汉还是抱着膀子,不由自主地哆嗦了几下。

他们这一来就是五天,五天的义诊,是他们下乡扶贫的第一站,也是他们在开州扶贫工作中记忆最深刻的行动之一。这一次,他们走遍了开州区北部山区雪宝山镇、关面乡、满月乡、大进镇四乡镇。整个北部山区道路崎岖、地势险要、交通不便,其中雪宝山镇全部处大巴山南坡,1500米以上的山峰69个,最高峰海拔达2626米,为开州区最高点。开州区城区已经酷热难耐,但当地山上却异常寒冷,夜间睡觉需要盖厚棉被。大进镇为重庆市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自然条件差,当地海拔落差1000米左右,山高坡陡,土地贫瘠,涵养水源能力差。

在上华村,大热天里村民大多还穿着夹层衣服,裹着已看不出颜色的头巾。还有一些上了年岁的老人,嘴里咬着叶子烟管,一年四季都穿着棉袄。

尽管很不适应,从未到过山区的刘珣,对大山、对山里人充满了好奇,然而好奇之下,更多的,却是责任和担当。村民们听说这些城里来的白大褂要给他们免费看病,帮助他们解决多年的老顽疾,他们比家里来了稀客还高兴,又像终于等到救星,深藏的“坚强”终于“绷”不住了,他们有的张开了嘴喊牙疼、有的挽起了裤腿捂住膝盖,有的仰起了额头摩挲眼睛……

不用说,除非病痛紧急难耐,否则对于他们来说,一般病痛他们都是能拖则拖,能耗则耗。也往往就是这样的拖和耗,让他们的侥幸满含心酸和遗憾,多少人在毫无抵御力的情况下,被伤病夺去了健康,甚至生命。

大家支起台桌,摆好家什,迅速进入了状态。半个小时不到,同行医生已有人开始给病人开药,刘珣却急得不知所措。

“他们说的方言我听不懂,我说的普通话他们更是一头雾水!”

领路的村干部经验丰富,早年曾在外打过工,见多识广。在他“翻译”下,病患双方总算有了初步的交流。但这,仍然让刘珣很为沮丧,难道自己第一仗,就要败在这“多姿多彩”的乡音上了吗?

 

走村入户结远亲

刘珣是超级学霸,当年高中毕业以全班第一的成绩,考上中国医科大学,顺利完成研究生学业后,作为山东大学的博士研究生,被潍坊市人民医院成功引入。

短短几年时间,这个刚满三十六岁的年轻人,凭其过硬的业务水平被列入中国微循环学会眼微循环专业委员会,并被委任为眼底病学组委员。语言上的障碍,肯定没有理由成为他扶贫路上的绊脚石!

只要有一点空,他就会往山上跑,往农户家里钻。两个月后,刘珣已熟知当地方言,虽然不能流利说出,但已能轻松听懂,还能听懂乡亲们用方言讲出的笑话,乡亲们也渐渐习惯了刘珣夹杂着普通话的开州语言。

当他们看到这个来自远方的大博士,经常因为走田坎、淌泥泞搞得一身灰头土脸的时候,终于露出了赞许的笑容。这个以前只吃馒头和大饼的一米八的山东大汉,入乡随俗,跟着老乡们喝起了原滋原味的玉米糊糊,吃起加了油辣子和山胡椒的干拌小面。

在满月镇,一位常年往返于城口县拉货的司机,因一次意外的单方面交通事故,右眼遭到碰撞。但因为没有外伤,当时眼睛也并没有特别厉害的疼痛,这位司机并引起重视,依然在跑货,直到近几天,实在睁不开眼,稍微见到一点光亮就疼痛难忍,只能一直闭着眼,才不得不跑来医院求救。

大哥啊,眼睛受伤当天就应该来就诊的,你这个起码延误了半个月!

司机哭丧着脸承认:“我到过几家医院,人家有的说眼球已经坏死,要立马摘除我的眼球,有的要带我去国外治疗,还说眼睛保不保得住还不一定,这不是要我命嘛!”

刘珣说你不要急,我们先来看看。

刘珣为他作了细致检查,的确没有明显外伤,但由于虹膜堵住了眼内的伤口,导致其黑眼仁都已经不见了。情况非常紧急!

检查完毕,刘珣对这位“马大哈”司机进行了细致的清创和缝合。一个月后,为他做了白内障手术。因为研判准确、手术及时,这位四十多岁的家庭顶梁柱,终于保住了眼睛,得以重返运输旅程。

后来,每次跑完货,这位性情直爽的司机都要打个电话和刘珣拉拉家常,有一次还专程来到城里,为刘珣带来一块自家熏得焦黄的老腊肉,他说不为别的,就为来看看这位年轻的恩人。“你是大知识分子,不管你看不看得起我这个大老粗,我都认定了你这个兄弟!”

潍坊医疗队支医的大德镇卫生院周院长与该镇的贫困户钟大姐结成帮助对子。八年前,钟大姐丈夫意外去世,她本人身患糖尿病,在几乎完全丧失劳动力的情况下,还要供应两个孩子读书、照顾88岁老母亲的饮食起居……得知情况后,刘珣和支医队员们对周院长说:“周大哥不要急,你先把“活儿”揽下来,你的贫困户就是我们的医疗队大家的对象户,剩下的事儿,让我们大家来想办法吧!”

于是,只要有空,他们就会相约一起,去钟大姐家,要么带药品,要么做吃的,更多的时候不能亲自去她家里,他们就你凑一点,我出一点,希望能从经济上为这个雪上加霜的家庭尽一份绵薄之力。

你的钟大姐就是我们大家的钟大姐!后来钟大姐和医疗队的弟弟妹妹们都以兄弟姐妹相称。

八月的一个傍晚,刘珣和一同安排在人民医院的王承胜、陈九章一起,在医院附近的月潭公园附近散步时,一位在公交站台旁等车的大妈突然倒在了地上。管还是不管,扶还是不扶?

没有犹豫,没作细想,他们立即拨打120,迅速将老人扶到了救护车上,直到将老人送进急救室。

这样的事迹举不胜举,这些不远千里而来的好汉们,在开州结交了一个又一个的亲戚,他们对于这片土地的情谊,就像随处可见的丝茅草和野菊花,在这广袤的山川和大地上恣意生长。

 

近亲远亲都是爱

儿子还小,不到六岁。

临近春节,已有半年不见。儿子都只能抽晚上时间在视频里向刘珣撒撒娇、扮扮鬼脸。但更多的时候,因为工作忙,父子俩只能通过电话,简单的寒暄、问候几句。

“爸爸,你在哪儿呀!”

“爸爸在山上呢!”。信号微弱,断断续续地听说儿子的羡慕,“有山呀,有机会了你一定带我去看看!”

“爸爸,你在哪儿呀!”

“爸爸在接诊呢!”

次数多了,儿子就不想给他打电话了。儿子的理由却是更想他,每次都说不够。

对此,刘珣也满含着歉意和心酸。其实,他何尝不理解儿子对自己的想念,其中肯定包含了不少的抱怨,甚至“怨恨”。他又何尝不了解在城市投资公司上班的妻子的辛苦,每天往返于公司和家里,还要照顾老人和小孩。他又何尝不了解退休在家的父母对他的牵挂和担忧,每次和儿子视频的时候,老母亲都要在一旁偷偷抹眼泪,却被老父亲赶紧止住。

所以他给儿子定了一个小目标,等胜利打完这一仗,我们一家人一定好好聚聚!

他对自己的家人依依不舍,一同来到开州扶贫的其他队友又何尝不是呢?来自诸城,在开州区人民医院耳鼻喉科挂职副主任的王承胜,他的孩子正面临高考;来自高密,在开州区人民医院骨科挂职副主任的陈九章母亲腿部受伤,不得不做手术;来自青州,在开州区中医院胃肠外科挂职副主任的杨焕东父母年老多病……但他们舍小家为大家,开州大巴山南麓的多个乡镇都留下了他们支医的足迹。

身为队长,刘珣深知责任重大,他又和这些同在异乡、协同作战的亲人们定了一个小目标:每周搞一次交心,半月一次聚餐……事实上,由于工作繁忙,有时候一个月都见不了一次面,但每次见面,他们都会开心的包饺子、卷大葱、蒸馒头,这亲亲的一家人分工明确、忙得不亦乐乎。

当然,除了和老乡们相聚,更多的时候,他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坐诊、查房、学术交流,是他们永恒的主题。刘珣与科室带头人谭德文主任医师等人一起,带领年轻医生们通过同台手术、协同查房、分析案例,共同促进开州区的眼科业务水平有了突破性的提升。

由于地理位置相对偏僻,开州区内基层医生外出学习交流的机会较东部省份偏少,目前一些先进的技术和治疗理念较东部沿海省份相对滞后。眼看着离扶贫结束的日子越来越临近,科室的年轻同事们已有了隐隐约约的不舍:“现在你在就好说,到时候刘哥走了,我们怎么适应哦!”

刘珣总是面带微笑:“谭主任才是我们大家的师傅嘛,再说我们同台做过手术,重要技能都已牢牢掌握在你们手里,妥妥的啦!”

以前只钟情于面食的刘珣,现在吃起火锅和麻辣烫也已经像模像样。想家了,他就让妻子给他寄来一些母亲亲手烙的大饼,他再给家里寄上几根开州同事们送给他的香肠。

 

斩断贫病共奋进

短短一年时间,刘珣和队友们的足迹遍及开州的山山水水,深入开州区的10个镇乡街道开展义诊、查房并和贫困户交心谈心、送温暖达20余人次。同时,针对开州基层医院实际,他们还对基层医护人员以集中授课、重点示范、病例讨论等形式开展培训工作,将本专业的新成果、新信息、新技能传递到基层。

在完成上述工作任务的基础上,刘珣本人则积极参与手术示教、危重病人抢救、疑难病症讨论等工作,完成白内障超声乳化术、玻璃体切割术、眼外伤瞳孔成形术、眼内异物取出术、青光眼小梁切除术等手术40余次,协助开州区开展了眼科晶体脱位的手术治疗、复杂眼外科的手术治疗、高硬度高龄病人白内障摘除加晶体悬吊手术,参与了开州区人民医院《自噬相关基因在唾液腺腺样囊性癌中的生物标志物研究》省自然课题的申报。主导了心理护理在脑卒后动眼神经麻痹患者中的应用价值分析的研究。

俗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刘珣及队友协作帮扶的成果,正在潜移默化中悄然转化。基层医生和新医生每一项技能的提升,老百姓每一个健康好习惯的养成,都让他们倍感欣慰。贫困户记住了他们,患者记住了他们,领导和同事们舍不得他们。

打赢脱贫攻坚战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全国人民作出的庄严承诺,也是实现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重大任务。东西部扶贫协作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关键之举,也是必须坚决高质量完成的政治任务。能参与这个伟大的历史进程,虽然辛苦与劳累再所难免,心酸与感慨在所难免,却让每一个参与扶贫支援的队员都感到由衷的光荣和自豪。就如歌唱家王宏伟在《口碑》中唱道的那样:“别问我为谁微笑/别问我为谁流泪/别问我为谁总是无怨无悔/我也向往成功/我也追求/可我知道什么在我心中最宝贵/功名利禄不过是过眼烟云/霓虹美酒只能是一时陶醉/金奖银奖不如咱老百姓的夸奖/金杯银杯不如咱老百姓的口碑”。这既是对开州刘珣及开州支医队的剪影和缩写,也是对参与鲁渝健康扶贫协作山东支医队伍每一个人初心的真实写照。

2019年,以刘珣为队长的这支医疗队被重庆市卫生健康委表彰为年度鲁渝健康扶贫协作山东支医先进集体,刘珣本人荣获鲁渝支医“先进个人”、重庆市开州区人民政府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让我们铭记这些普通而又可爱、可敬的“平原客”,铭记他们对三峡儿女无私的爱吧!他们是:

山东省立医院风湿免疫科副主任医师胡乃文,

山东省立医院口腔颌面外科副主任医师刘俊杰,

山东省立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韩韬,

山东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康复医学科主任医师林远,

山东省潍坊市人民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刘珣,

山东省潍坊市妇幼保健院儿科主治医师郭辉,

山东省潍坊市益都中心医院胃肠外科副主任医师杨焕东,

山东省青州市人民医院主管护师范瑞杰,

山东省诸城市人民医院耳鼻喉科主治医师王承胜,

山东省寿光市人民医院骨外科主治医师王洪光,

山东省安丘市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主治医师李晓东,

山东省安丘市中医院中医外科主治医师姜元顺,

山东省高密市人民医院骨外科主治医师陈九章,

山东省昌邑市人民医院主管护师韩秋燕。

 


 

  上期精彩回顾》》》

 

脱贫攻坚专栏|天使情怀:我想高原盛开健康的格桑花◎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