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时代新篇 > 正文

美丽乡村|李娟:在二圣,天坪山觅花仙踪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李娟    日  期:2020年7月30日      


 

花仙,是花儿百年修炼成仙,还是仙子降临人间为花?这是儿时自以为最深奥的疑惑。

动画片《花仙子》无疑是孩提时的最爱,少女LuluFlower拥有花仙血统,在12岁生日那天得到一把“花钥匙”,开启了去寻找幸福快乐“七色花”之旅。她聪慧勇敢,和小伙伴们历尽重重困难,终于完成花王国的使命,找到了七色花和自己的幸福。儿时,常痴痴地对着花花草草呓语,盼着12岁快快到来,幻想那一日我也将拥有一把充满魔力的花钥匙,带我漫游花界仙境,从此永远幸福快乐。待如今,柴米油盐早已一点点蚕食了羽化成仙的痴想。

日前,刘建春会长通知,重庆散文学会将去巴南二圣采风,收集脱贫攻坚创作素材,问可否成行?

行,必须成行。

巴南区二圣镇,那可是最美乡村的典范,梦想田园的所在。且我私心暗藏,源自早已心驰神往的二圣镇“天坪山”,那可是一座开满花的仙山啊!据说是云山雾罩,姹紫嫣红的人间仙境,近两年更是火爆朋友圈的网红打卡圣地呢!

地名,其实也有自己的气质。比如“二圣”,一入耳即觉侠客般侠肝义胆豪气冲天,“天坪”一出口宛若仙子样婉转飘渺;二者一结合,更是浪漫到让人在神秘玄幻感中分分钟脑补出一篇篇英雄与红颜的传奇故事。

好吧,那就沐着初夏的晨风,去此地一觅仙踪。

 

云林天乡,巴南区二圣镇天坪山上的这个景区,光是名字,就能给人无尽的瑰丽遐想。自称为农民打工的老板梁荣说担心这名字拗口游客记不住,想要改改,被我们连连制止,莫改莫改,此名甚美——云漫山林,天界仙乡。

这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这里,千亩花海千类花,可谓日日景不同,季季花不断。春天樱花粉若霞,夏日绣球堆如云,秋季枫叶红似火,冬日梅花雪中香。醉蝶、紫薇、荷花、薰衣草、鸡爪槭......五颜六色,应有尽有。感叹即使痴花诗人李商隐,纵然写出“寻芳不觉醉流霞,倚树沉眠日已斜”,却也不抵我辈之福分,能遇上今日之美景。

有些人是为自己活着的,但没有一朵花是仅仅为自己开放。它们为阳光、为鸟儿、为蜂蝶、为大地开放,为文人墨客也为劳苦大众而馨香。人与人有善恶之分雅俗之别,而每一朵花都是高雅的,也是通俗的,入得金碧辉煌的殿堂,也进得人烟罕至的荒野;有人欣赏,开得落落大方,无人发现,也美得自由自在。花,比人高尚。

人生苦短,红尘繁俗,世事潦草,不妨进山走走,与山神树精花仙一聚,满堂花醉三千客,以忘却凡尘悲苦,抵抗命运沉重,暂别人类孤独,岂不美哉?

 

小时候跳过一支舞《珠穆朗玛》,歌中一句“你用爱的阳光抚育格桑花,你把美的月光洒满喜玛拉雅”。格桑花,一定就只能在世界最高峰盛开,它的容貌一定如名字“飘飘乎如遗世独立”之不凡。当时可谓绞尽脑汁动用了所有的想象力在心中勾勒出格桑花五彩缤纷的美,美美的憧憬记忆到如今。

如今,不识之物不懂之事没有了孩童时的自由畅想,不敢轻易开口,生怕自己的学疏才浅在人前露了怯。比如,第一眼看到格桑花不敢相认,非得打开手机小程序查一查,跳入眼帘的却是“秋英”二字,赶紧作恍然大悟状三缄其口。然而,花农却告诉我,秋英其实就是大波斯菊的别名,而波斯菊就是格桑花的一种。经过代代优选培育,这一片格桑花在火炉之城的重庆安下了家。谁曾想,原本生在高原苦寒之地的格桑花,竟然被重庆巴南村民种到了二圣天坪山。这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勤劳善良、热情乐观是最好的养料,格桑花好似有灵性,撒欢儿地长啊长,终长成一片花海。

“呀!格桑花!”一声欢呼,穿着百褶红裙的陈晓莉张开双臂,拥着风儿瞬间融化在格桑花海,衣袂飘飘,两袖生香,人影幢幢,有了如诗如画的迷幻之感。快乐会传染,我打开手机镜头追着她拍、跟着她笑,那一刻她不再是作家,而是活脱脱一枚欢悦的青葱少女,一个钻进花界幻境的可爱精灵。

翻看朋友圈,偶见知名作家吴景娅近日也来过此地,她在花丛中作诗“我说有些花其实是孩子变的”,果然,每一个靠近花的人也不禁童心泛起,笑容纯净澄澈。

 

绣球花,据说就产自四川,属于本土花卉。单看一株,三两个花团相拥,如同绣球一般,抛绣球选佳婿,有了传统习俗的加持,怎么看绣球花都是妥妥的中国风。

但是很奇怪,或许是遗传了中国传统审美习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含蓄内敛,当看到绣球花开成一大片一大片时,我脑子里联想到的却是盛开在欧美影片中那些主人翁的花园庭前院后茂盛的绣球花。于是,当我在天坪山云林天乡看到漫山遍野密密匝匝层层叠叠积云堆锦的绣球花时,竟误以为到了异国他乡,眼里满溢出浓浓的异国风情。看来,这样的感觉还不只我一人。云林天乡的民宿“云林间.壹茶”馆的设计师应该也有同感,否则为何在整体中国风的氛围下,唯独在绣球花开最烂漫处辟出一隅搭建了一间阳光房,布置出欧美风的咖啡角。散文家邢秀玲老师说,从未见过这么大一朵朵的绣球花,真是花中之王。花主梁荣告诉我们,它是绣球花的一个变种,自国外引进,名为“Forever Summer”,花期从晚春一直绵延不断至夏秋。他摘了一枝送给邢老师,笑称只有花中之王才配邢老师这样的花中之花。

雨淅淅沥沥地来了,山间氤氲出丝丝雾岚,如梦如幻。我们一行,有的窝在舒服的沙发上喝茶聊天,有的继续兴致勃勃地在花间拍照留念,有的顶着细雨像小孩般喳闹着摘新熟的桃子李子,画家张涌悄悄地摆出行头,把全神贯注的笔墨献给了花海旁静默的一所农舍。诗人罗晓红环佩叮铛的银饰加艳丽的红蓝长裙与绣球花真是绝佳搭配,她一入绣球花海中,人与花似,花与人同,她为花吟诗,花为她填词,那种美,浓烈得恍如置身于一幅绚丽张扬的油画。

那一刻,绣球花是云朵的前生,仙子的今世。然我更爱它的中国名“无尽夏”,开满鲜花的仲夏,浪漫无尽、美丽无尽、幸福无尽!

 

巴南二圣,有什么?

千亩花香,翠冠梨香,定心茶香,生态鱼香,最美乡村泥土香......

巴南二圣,看什么?

看山,看水,看最美乡村的田园牧歌;看花,看果,看勤劳致富的盛世仙境......

不由羡慕而敬佩巴南二圣的村民,山好水好政策好,花美人美家乡美。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了“美丽乡村、幸福二圣”的奇迹,他们理应快乐似神仙,幸福像花儿一样。

一日之游太匆匆。夜幕降临,依依不舍,返程途中脑海里反复回响起二圣镇党委书记李天明对巴南二圣深情款款的介绍——

如果幸福有位置,我愿意就是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