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百年荣光 > 正文

美丽重庆|李永毅:重庆景致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李永毅    日  期:2021年2月7日      

 

 

  鹭 [彩云湖]

 

瞳孔、手机再加望远镜

才抵达湖心青翠的浮岛

延伸的触觉并不曾侵扰

你的领地和骄傲的倒影

 

涟漪随潜水的鸭子推移

黑鱼偶尔以背鳍顶落花

风串起廊桥芬芳的刹那

聚向光圈中央静默的你

 

我们在春色的两岸对峙

即使倦了也没什么不好

窥探者收获亲近的酬劳

你依旧自在,依旧矜持

 

 

  亭 [彩云湖]

 

白鹭必须滑向清圆的水面,

石桥必须浮出明丽的桃花,

湖与山必须交换欣悦,天

必须俯身,细听溪水说话。

 

雨必须缓慢地从茅檐滴下,

风必须耐心地在树丛等候,

人必须忘却,才记得牵挂,

暮春必须离去,才会久留。

 

 

白鹭村 [三多桥村]

 

在无人的树巅,你们的喜悦

臻于绝顶,只有飞翔和流风

可以表达,当翅翼回返停歇

枝叶和羽毛一起芳香地颤动

 

那是高空的学校,白云做窗

橙红的细舌吟咏清新的诗句

只需模仿水田,偷拍这影像

就可以潜入你们的逍遥国度

 

 

金猫与云豹 [重庆动物园]

 

微雨过后  潮湿的枝叶

突然变得  黝黑而古老

夕光落在  金猫的前额

身体里升起  一支歌谣

 

它必须应和  必须踱步

庭院局促  坚韧如韵律

云豹梦见  天空的舞蹈

玻璃在旋转  风在飘摇

 

尖牙守护  慵倦的国境

柔舌通向  君王的喉咙

隔壁的金猫  盯着窗外

足下泥土  已感觉伤害

 

整片山林  随爪子扩张

禁锢中  力量失去耐心

云豹和木巢  没有声响

它以静寂  消耗这黄昏

 

仿佛世界  已永陷沉睡

我们被它的魔法  罩住

两种孤独  莫名地相遇

汇聚成一种  抑郁的美

 

 

照母山所见 [照母山森林公园]

 

清晨的冷风急雨

隔开了这份幽寂

伞上的密密水滴

滑向野径的深处

 

黑紫的桑葚汁液

流溢牙齿的欣喜

塔檐的铃声细细

摇动初夏的闲惬

 

撕破这和平幕帷

树上的沉默对峙

锹形甲虫的钳子

难冲出黑蚁重围

 

迟迟等不到结果

留下生死的悬疑

游戏令我们沉迷

它们却惊心动魄

 

 

  [重大虎溪校园]

 

我们的周日,姓虎名溪,

字呢?这满湖细细的涟漪。

晴光里,黑天鹅竟有些白,

风起时,鸢尾花也不再矜持。

明黄的迎春已谢,一只麻雀

停驻,翻飞,停驻,渐次

引我们游历竹林与荷塘,

去拜望涉水的蓑羽鹤隐士。

 

上阕的色彩被蝴蝶偷走,

海棠树下,你追赶不及。

下阕的味道却等着我们,

草丛里的颗颗莓果,被你

收进音乐盒,你要让明天

浸透它们的甜,它们的汁。

 

 

蓝花楹  [重大虎溪校园]

 

这些蓝云般的花

没有一朵属于我

它们表达的欣悦

却添了我的荣华

 

形如名字一样美

充盈天空的灵界

楼宇虽无法触摸

却足以流连低回

 

满径飘逸的落英

留住了一只黄雀

啄食片片的景色

镶嵌今晚的清梦

 

原谅我们的惊吓

这国度本是你的

只是借香风一抹

吹拂蒙尘的初夏

 

 

川美的下午 [川美虎溪校园]

 

白鹭映亮水田,它的慵懒

是传染的,我们倚着木窗

数屋瓦,远处的楼梯上

脚步声在风的回忆中消散

 

明天去了哪里?长廊无尽

在水车和石磨的目光里

它猫着腰,和我们一起

没入小径旁的植物迷阵

 

战斗机偶尔从空中飞过

留下蜗牛般湿润的印迹

低头,你在石桥中间静立

满塘的淤泥,藕的收获

 

银杏叶是你金黄的兵器

花坛边,我一再伤于你手

但我的敌人是时间,决斗

不分地点,心法是忘记

 

 

白市驿 [白市驿森林公园]

 

数百年的市集早已散尽,

驿路不再有马疲于奔命,

除了天空,谁记得当日

载满家国的飞机轰鸣?

 

锈迹在铁轨上蔓延,穿越

漆黑漫长的桥洞,清波

才驮出对面葱郁的群峰,

火车才缓缓分开旷野。

 

绿鸭与白鹅沿途咀嚼

田园的时间,花猫不屑

和黑狗一起守护土墙,

行到哪里,便是边界。

 

千级的步道似可登顶,

隔世的繁华随目光下沉,

不若趁夕晖来临之前,

在池塘边送纸船启程。

 

 

人歌人哭水声中 [开州汉丰湖]

 

我童年走过的每条巷子

都已炸毁,沉入这片水底

 

此刻波光明亮,三十年前

雨夜的幽灵却在鱼尾流连

 

你骑着单车,御风而行

听我娓娓细数对岸的风景

 

于我是记忆,于你是想象

我在水下,而你在水上

 

我把声音递给你,你能否

循着它们,找到源头

 

 

午后青山 [开州汉丰湖]

 

亮蓝的蝴蝶

闪入我们的闲暇

忘记了年月

忘记为何停在桥边

石墙的影子下

 

栏杆外阳光耀眼

灌木绿得虚幻

人们沿河垂钓

银伞倒映着青天

 

谈论草和树的梦

叶子的回忆

蚂蚁的劳动

我们随群山绵延

在视线里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