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百年荣光 > 正文

中国节*迎新年|强雯:坐在一起就是一家人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强雯    日  期:2021年2月8日      

冬至一过,万灵古镇的青砖岩缝上就凝上了刨猪汤的味道。小门小店里,会有老板笑脸盈盈地问,“来一碗刨猪汤?”

荣昌屠猪,有史可寻。2003年在重庆荣昌县出土的清嘉庆九年屠工碑,字迹可辩,“王□?大将军始自乾隆乙未越辛亥首事等,聚金鸠匠造殿宇于庙右□仪□,於神龛。一时宰牢介祝,祀典攸昭,作乐升香,礼度严肃,堂哉皇哉,宜□□勇之肃风雷与□□汉寿亭侯共有千古而不朽也。邑中操是业者曾□□宪批准,饬□府札示在案。”文中之意,清乾隆四十年就已经成立屠工帮会,并在县城关圣殿后右侧修造殿宇。当时,很多杀猪匠已把张飞当作行业保护神进行祭奉。

“荣昌可不就是猪最好吗。”老板娘也来帮腔,又自己叨叨,“早上五点就要杀猪咯,天都没亮,两三百斤重的猪就被拖出来。”

可不,磨刀霍霍向猪羊。归者心头一暖,既不说要也不说不要。“白毛猪儿家家有。”乡情涌上,乡话脱口而出。

“本地人啊。”

“小时候就这里长大的。”他得意地说。

“那赶上了。周末的刨猪汤节赶上了。”

怎么能不赶上的。牵牛花在青苔太平门城墙头上探头。归子钻了过去,又走过大荣桥,空气萧瑟,过几天怕是要下雨了吧。

“釜粥芬香饷邻父,阑猪丰脂祭家神”。曾被南宋诗人陆游盛赞的巴蜀杀年猪之风,就正式登场了。好的猪肉,分成几块,做成腊肉,或腌肉,或预备春节吃的各种菜肴。

杀好了年猪,祭祀完祖宗,就要欢天喜地吃上一顿刨猪汤,全村的长幼老少人都要请到,摆上十来桌,庆贺此家杀了年猪,好兆头,真正的天涯若比邻。

柴火烧旺,猪隔子肉,猪心,猪肺,猪肝,猪血旺,猪粉肠,背脊肉,齐整整地码放在各个碗里,等着清洗、熬汤。

这些主菜里,最重要的是粉肠,而粉肠的清洗尤其讲究。

厨人先得把草纸揉成一团,纸团要比粉肠径大,放入粉肠的一头,再把草纸团从头到尾那样挤出来,来回做两次就好了。这样做是把粉肠里面的寄生虫刮出来,同时很好地保留了肠内壁的粉质,因为粉肠本身就是吃里面的粉,它里面是干净的,不能把它翻过来再用盐去抓,这样洗会破坏了粉肠粉质。然后用少量碱洗两次,再用白醋洗一次,最后用清水洗几遍洗干净即可。洗干净的粉肠放大骨汤中煮耙或者用开水煮耙也可以,切段备用。

一边清洗着,乡亲们还一边问着各自的孩子,今年的收成。天冷点又何妨,心可近着呢。水咕噜咕噜地吐出泡,掌勺的将粉肠、心肺、膈子肉倒入锅中淖一下水,然后捞出切片;

另一锅中,放适量猪油,将猪肺放入油中煎炒2-3分钟,掺入骨头汤,放入老姜块熬煮,再放入切好的膈子肉、粉肠、猪心,煮沸后打第一遍泡沫; 将白萝卜用清水透一下,放入汤中大火熬煮,根据情况加汤,再打第二遍泡沫;香味迫不及待蹿了出来。

“好香啊——”不知谁开了个头,大家似乎都嗅到了,脸朝着天空,十分酣畅。

“还没开始呢。”不知谁打断了好事者的调笑。是啊, 熬煮十分钟后起锅,还得倒入砂锅中火炖大约1小时。

 待膈子肉、猪肺、猪心炖软后,陆续下猪肝、血旺、背脊肉,放适量盐,起锅撒上葱花,鲜可敌国的刨猪汤,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乡村里的刨猪汤,是中午煮一锅,全村人都来吃的闹热。筷子搅动着粉肠、猪肺、猪心、猪舌以及萝卜、芫菜,心也跟着翻江倒海。五湖四海一锅亲。

年就这么近了、来了。

人被年赶着、推着、送到亲人身边,人和人守着,望着,推杯换盏,泪眼婆娑着。

十几年未见的发小、阿婶、阿公身边,絮絮叨叨,几箱子的话,装着这一年或十几年的变化。从冬至开始,流水席、转转席就没停过。自己的灶台也就开了一两天,就冷。人呢?串门去了。整个村镇里,东家吃罢西家请。这一个月,感情浓得化不开。哪里有天涯?坐在一起就是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