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百年荣光 > 正文

美丽乡村|忠县作协诗歌小辑(一)陈敬荣 向建国 罗佑华 王朝清 陈露 秦勇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秦勇 陈敬荣等    日  期:2021年11月25日      

 

磨子村的春雷(外一首)

/陈敬荣


磨子一转动,一个村

就在乡村振兴路上飞快旋转起来


阳光洒满磨子山

禾苗,橘苗,是隐形的翅膀开始飞翔


各行各业,都是支援的领军

最优的基因和遗传密码

把一座磨子村浸染成,绿水青山


千磨万击,山不转水转

一泓磨子湖水成为磨盘的源泉


万千稻花,橘花,金银花,豆花

还有土家咂碗酒,摆手舞……

在方斗山下磨子湖畔碾磨成一个乡村梦


磨子不光碾获秋天

春天在这里被隆重地推出来,推出来

我听见碾磨声

像春雷声声,响彻三峡库心


阿金河


阿金河畔的人群,或者草木

就像满天的星辰


阿金河不是用金打造的

来来往往的人群

是在寻觅阿金河的传说

橘花开了

春风来了

每一个人笑素洁的橘花


这里没有大山的背景

只有一个个小山堡的背影

当太阳升上天空

鸟儿就去雕琢花朵

当月光亲吻弯弯的河流

鸟儿才从水面上腾空而去


我留恋这里

就像鸟儿留恋这条弯弯的河



七彩湖(外一首)

/向建国


从去年秋天开始

七彩湖走出深闺

接住了天南或海北的人

它使春天夏天、白云和月光

从此,沉静如诗

 

不管向东或向西

心境和湖水一样

年轻的恋人们划着小船

像浪花推动着浪花

只盼在水中,一坐千年

却没有时间带来的沧桑

 

我的左邻右舍

这些脱下工装,放下锄头

不知去向的人

也相信自己的命运已经变化

仿佛岁月的漏洞给出他们机会

 

此刻,又有人来到湖庄

到处是想要的样子

回望来时路,一声犬吠

一缕炊烟 与山水

与蓄满嫩藕的湖,互为风景


三岔湾


这些红的紫的绿的稻穗

在新立三岔湾,头枕一片天空

朵朵稻穗像大海的浪花

涌动出七彩风韵


片片叶子的脉络

阅尽人间春色

浓缩太阳的色彩,灿烂了岁月

丰收的喜庆被“中国梦”收留


沿途画卷里藏着游人

漫卷的细语中,你可看见

从一个田园到另一个田园

一路芬芳都是彩绘过的


当我再次向你靠近

欲言又止的稻穗暗含羞涩

一瞬间,鸟声与虫鸣

用一致的节奏把我塞进梦里


一个挂在那些橘子树上

 /罗佑华


江风,曾吹着荒凉

在撂荒的地上撒野

各种虫子,在齐腰深的茅草丛中

时时奏出交响

偶有一声叹息

停留在远远的地方


是他,一锄一锄

重新刨出大地里的春天

让涛涛江水

听到土地萌新出无限的希望

他的脚窝里耸立起一排排诗行


他有三个太阳

一个在心里

一个在汗水里

一个挂在那些橘子树上


他有三首诗篇

一篇献给自己瑰丽的人生

一篇献给这片多彩的土地

一篇献给乡村振兴的大稿卷上


收下吧,我的朋友

这一颗颗金黄里还绕着鸟儿的歌唱

吃着它,甜蜜会在心里发光



乡写满嫩翠的诗行

/王朝清


阳光随长江之水倾泄而放

照亮三峡深处柑橘之乡

橘树吐绿鸟儿飞翔

一片充满生机的土地上

到处写满嫩翠的诗行


灿烂的阳光和汗水一起流淌

辛勤的笑脸与花儿一起绽放

蜜蜂追逐着橘花的芬芳

遍野翻卷着绿色的波浪


金黄色的阳光点燃心中的希望

枝头上的果实压弯了目光

听秋风在林中成熟的吟唱

看丰收的喜悦装满粮仓


温暖的阳光孕育着一个梦想

一座城的橘香在三峡平湖荡漾

火热的心与橘城一起生长


 

橘子红处是故乡

/陈露


沃土里一粒粒柑橘的种子

承载农垦人多少希望

株株小苗破土而出

在乡村,茁壮成你要的模样


牵来一片雪白的云彩

落英缤纷化作春泥

浑身上下缀满露珠

广阔的田野和晶亮的星星

纷纷馈赠水晶礼物


蜜蜂邀请蝴蝶

花蕊间流动醉人的诗篇

春夏秋冬,用接近阳光的暖色

温暖一座山,一座城

用橘子的甜蜜约会整个世界


橘子红了

我在故乡遇见最美的你



梦见忠州的乡村像橘子黄了

/秦勇


秋天也是追梦者,我梦见乡村黄了

像橘子一样的田野黄了


我梦见友谊村的橘树

开着纯洁的花,挂满金灿灿的橘子

好一个人间四月天


奥林达、春、爱嫒38……

百分百的橘香,一浪一浪流过三峡


我梦见倒灌村的油菜花,黄成一片海

金色的孔雀在人海汹涌中开了屏


我梦见皇华岛上的稻田黄了

夜里,好像一轮倒映江中的黄月亮


我梦见磨子村的黄豆,漫山遍野

金色的磨飞旋起来

磨出的豆腐,像磨子湖水一样清澈


我梦见青岭的七彩湖,双桂的金桂

大岭梨子,石桥村万亩莲蓬

华福村的稻田鲤鱼,望岩村的甜竹笋


我梦见高桥村的金银花

官坪村向日,巴营的梯田

向阳村茶山的“黄金芽”……都黄了


金色的黄,坚韧的黄,彻底而火热的黄

绝不屈服于贫穷的大地的黄


我梦见杜甫又来了

他在翠屏山禹庙旁的橘柚里写诗


我梦见苏轼父子三人也来了

徜徉在东坡白居易种的橘树,腊梅……

他们仨,吃着金黄的香山密饼

喝着黄亮亮的酒劝着:饮一杯无


每到橘绿橙黄的月夜

我总梦见,忠州乡村像橘子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