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散文 > 正文

王雨:黄昏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本站    日  期:2022年7月1日     


黄昏,是微曦的破晓,是晨阳的延续。晨阳从地平线露脸,夕阳在地平线微笑。永远去追求地平线,人生就充满了新奇、探索、艰辛、痛苦、快慰的无穷无尽的乐趣。说什么垂暮,心不老,则人不老,古稀、耄耋皆少年。
春的黄昏是赤,夏的黄昏是橙,秋的黄昏是黄,冬的黄昏是绿。赤橙黄绿青蓝紫,黄昏是七彩的!天地万物有大美,七彩的黄昏无限美。七彩,是人生酸甜苦辣描绘的,走过了奋斗了失败了成功了,过程最美好。
人生路,不问年。
著名作家、书法家马识途先生,百岁高龄举办书法展,107岁完成《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著作,108岁茶寿之年,挥笔手书“福”、“寿”二字庆贺生日。一位著名的丹顶鹤画家,自背行囊远赴鹤乡观鹤、画鹤,由繁而简,鹤颈浓淡水墨一挥,腹部留白,鹤面不画眼睛,却是传神。年逾古稀的他,一直坚持绘画,还写诗:“千年境界尚鸿蒙,遍寻白鹤沼泽中,生生不息南北往,喜怒哀乐吾与同。”对鹤当歌,鹤心常在。他的口头禅是,永远过儿童节。一位著名老中医,耄耋之年,每日坐堂诊病,他的畅销医书《心病條辩》开首写道:“心为万法之源,众妙之本。”一位老漫画家给自己画了幅骑自行车买菜的漫画,配上风趣幽默的打油诗:“生活一向很平常,骑车画画写文章,养生就靠一个字:忙!”还有一幅“青年节快乐”的漫画,一位白发老人喜滋滋地跑步溜儿童玩耍的铁环,配诗曰:“管他几岁,青春万岁。”
情之所至,金石为开。
放开视野,飞舟踏浪,你也许会想到李白的诗:“巫山枕障画高丘,白帝城边树色秋,朝云夜入无行处,巴水横天更不流。”美哉,壮哉。有人说,美好的风景是为平庸的艺术家准备的,平凡的风景却是为伟大的艺术家准备的。一望无际的沙漠,人们看到的往往是单调、乏味、枯燥,王维却写出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阔。平凡中有不平凡。
奋斗者,总是在不断地探索。大千世界人世人生有许多难解、已解、再解之谜,世之谜团无穷,人之潜力巨大。足底乾坤大,途中日月长,知识无有穷尽,探索无有止境,人们走动的脚步是始终无法停步的。
“黄昏林下路,鼓笛赛神归。”生命,无谓长短,不老的情怀,可得永恒。岁月会留下白发皱纹,皆是难得可贵的经历;心灵会刻下雨雪风霜,皆是奋发进取的动力。人生苦短,坦然面对,走过一道坎,又是一片天。不言老,命运可以通过学习、奋斗、拼搏而改变,实现其自身的价值。白发老者鹤发童颜,染发者青春永驻,返老还童不是奢望,追求无限,欢乐无穷,扬鞭奋蹄莫停息。
老而弥坚,童心永驻,黄昏是清晨的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