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专题 > 乡村振兴专栏 > 正文

美丽乡村|程华:梦想在这里孵化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程华    日  期:2022年7月28日      


姜晓东,70后,重庆市巴南区姜家镇人。当过兵、打过工,2020年回乡从事养殖业。

余杰,90后,四川省泸州市人。毕业于重庆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广告系,2021年通过全市公招考试入职姜家镇人民政府。

看似人生轨迹毫无关联的二人,在某天有了交集。是什么将他俩连接在一起?


就在几个月前,姜晓东可没想过,自己“一把年纪”学会了网络直播,还能靠直播赚钱。

退伍后,姜晓东辗转打工,结婚生子,小家安在距老家几十公里外的主城,小日子过得去。渐渐地老家的父母老了,家中独子姜晓东决定回乡创业。

2020年,姜晓东回乡承包50亩地发展养殖业,主打养鸡。多年积蓄加上借贷和贷款,他一共投入120多万。但他很快发现创业前景并不明朗:纯正土鸡的养殖成本不低,但通过朋友圈与联系餐饮店供货的销售模式并未打开销路,每月土鸡销量仅几百只,价格也在低端徘徊,日忙夜忙刨开成本所剩无几。

迷茫中一年过去。2021年年关刚过,有村干部邀他加入姜家镇组织的“新农人”孵化培训班。姜晓东一个劲摇头:算啦,你再会孵也没我会孵,我可是专业孵鸡的!村干部笑了:不是孵鸡,是“孵”人才,会做视频会直播带货的人才!姜晓东翻翻白眼:我累得半死也没卖多少货,做做直播就能赚钱了?村干部不厌其烦:就每周末两天上课,不会耽误太多时间,磨刀不误砍柴工,试试看嘛!

……那好嘛。

好家伙,面试当天乌泱泱来了170几号人,最终考试录取49人,姜晓东占1/49。面对四五个由镇干部、专业培训公司老师组成的“考官”阵容,姜晓东抠抠脑壳:“我会养鸡会开车,抖音我不熟,我,我试试看吧……”其实后半句他没好意思出口:“不行我随时退学哦……”


面试官里,余杰最年轻。第一眼见到姜晓东,余杰就感觉这个勤劳、质朴,年龄足以让他叫“大叔”的汉子特别靠谱。而姜晓东的语气以及眼神中流露出的既渴望又怕失望的纠结感,又让余杰心生共情。

2016年余杰大学毕业后,先后供职于两三家公司,渐成新媒体制作、广告策划熟手。2021年秋,余杰通过市人社局组织的全市公招考试,成为巴南区姜家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报到那天,从区政府所在地龙洲湾坐车出发,兜兜转转一个多小时到达姜家镇时,余杰满心兴奋变成了沮丧:“这么偏远,我的专业能用上吗……”

没几天,余杰接到一个任务:尽快起草一份《“新农人”孵化培训计划》。原来,镇领导一看余杰的简历就笑眯了:这不正是我们乡村振兴急需的人才嘛!

余杰也慢慢开始了解姜家:这里距区政府约50公里,以前交通不便经济落后,当地村民日子拮据。从2016年起,姜家决定发展以“黑色食品”为主的特色农业,主打“黑五牧”:黑猪、黑鸡、黑鸭、黑鹅、黑山羊;还有“黑五谷”:黑玉米、黑豆、黑米、紫薯、黑花生。在区镇两级带领下,到2021年,全镇乘着脱贫攻坚的快车稳稳脱贫,镇上曾是市级贫困村的蔡家寺村2021年还获评“重庆市脱贫攻坚先进集体”。

接下来,如何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帮助群众持续增收,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虽说“黑色食品”好,但酒香也得会吆喝。镇里与直播公司签约邀请网红直播带货,没想到货没卖多少,网红的高额坑位费、佣金一分不少,一通操作下来肥了网红瘦了镇上。“不行,得培养本土销售人才,让更多人分享到家乡的好东西!”镇领导下了决心。

余杰迷茫的心里亮堂起来。


春暖花开时,“新农人”开班了!有课堂,有专业老师授课,学员每人每日交通补贴60元、午餐、资料……全部由镇上买单。余杰成为49名学员的副班主任。大家都恭敬地称这个小年轻“余老师”。

“余老师”发现,姜晓东心地善良、乐于助人,也是班上最积极的学员之一。从学理论,学拍摄学剪辑,到学习网络直播实作,姜晓东几乎场场到课,课后买书自己琢磨,还经常约上同学们去他家练习拍视频,不懂就找余杰讨教,当然余杰也倾囊相授。每次直播演练时,姜晓东总是自发为大家备齐电线插板;为保证学员有货实作,他主动开着自家小货车往返各点送货,每天奔波100多公里,耽误生意也没一句怨言。“镇上经费有限,只好象征性补贴你一点油费……”余杰于心不忍。“这有啥,大家一起奔嘛!”姜晓东豪爽地挥挥手。余杰心里暗暗点赞:姜晓东,好样的!

姜晓东也欣喜地发现,以前发布短视频乏人问津,这进班学习拍摄剪辑才一个多月,自己视频号粉丝居然从300多人翻到700多人,且还在快速涨粉。同时,镇上看中他的养鸡技术,出资扶持他牵头打造“智慧鸡舍”,由他优选鸡苗配给养殖户,所有小鸡从鸡苗养到十个月方才出售,全部实行科学绿色喂养,带脚环的鸡能让村里养殖户和认养鸡的市民全程监测成长轨迹。“我是退伍军人又是党员,我必须对得起镇里的信任,一定要配给村民们最优质的鸡苗,养出最正宗的土鸡!”他运用新学的短视频摄制技术将养鸡日常发布到网上,很快又吸引了一票拿钱买不到真货的城里人,视频点击量日日看涨,土鸡销量扩大价格上涨。“吔,当初学这个对头了!”这下轮到姜晓东眼睛笑眯了。

不过,首次实习直播他差点出了糗。

五月,第二阶段学习开始,根据49人的综合表现,淘汰掉大部分后还剩下20个学员。

那天,区领导要来调研。检验学习成果的时刻到了!大早,姜晓东和同组两名女学员早早赶到村里修的直播间,摩拳擦掌准备好货品:黑豆黑米黑汤圆素毛肚紫薯干……除一起直播带货,姜晓东还负责通过电脑进行场上控制、货物上架、销量监控等工作。

“开始吧!”

“嗯……这是黑米,黑米,嗯……”开播瞬间,三个人同时大脑断片,平时倒背如流的词儿忘了,你望我我望你额头冒虚汗。屏幕上不断弹出顾客留言:“咦,这些是啥?”“说话呀,你们卖的啥?”“这东西卖不卖?好多钱?”培训老师见势不对赶紧提示,三人方如梦初醒,十分钟后渐渐恢复常态。而这以后好似开了挂,主播、副播、场控渐入佳境。待区领导来到直播间看了还竖起大拇指:“嘿,本地‘小达人’挺有范儿呢!”

那天,直播间上了区里电视新闻,姜晓东这组直播卖货700多元。虽说不算多但大家激动得不行:神奇!抖音真能赚钱啊!


线上线下结合的营销模式就此开启,学员们的营销本领不断看长。余杰几乎周末都跟着大家,既是组织者也是保障者,忙得连女友都顾不上陪了。他们一起铺货一起吆喝,一起加班一起流汗。天热了,他发红包给学员买水喝,学员们把自家种的桃子李子带给他品尝;有学员提出,每人做一件“新农人”文化衫效果不是更好吗?对呀!余杰马上联系淘宝设计制作了一批纯棉绿色T恤,“新农人”logo特别醒目,无论摆摊还是网上直播,大家着装统一,神气!让余杰特别感动的是,大家练习营销特别卖力,一个人嗓子喊哑了,另一个继续吆喝,每次卖到天色黑尽才肯收摊。有时人多车里坐不下,有学员干脆乐呵呵与玉米一起挤在货厢里;一次很晚了,学员江坤霖开着他的二手车返回路上,车灯坏了,沿途没有修理厂,江坤霖只好一路双闪,由此得名“双闪哥”……余杰被这群淳朴乐观的人深深打动——他们多想努力过上更好的生活啊!不知不觉地说起姜家,他的语气变了,由最初的“唉,姜家……”变为如今的“嚯!我们姜家……”

从五月起,姜晓东的土鸡销量大幅上升,每只鸡的单价从不过百涨到168、188元。培训老师适时给他支招:不慌,稳住了!待涨粉到目标数量后再开通抖音号。作为姜家“新农人”培训班学员,姜晓东信心满满要为家乡振兴出把力,也为一家老小日子更舒坦努把力。

即将进入的第三阶段,“新农人”将留下十名优秀学员,由镇上联合专业公司量身定制培训方案,最终将他们打造成本土大V带货大王。余杰说:“他们乐于接受新生事物,热心钻研互联网技术,有创意有激情,最重要的是他们热爱家乡,愿意一起为乡村振兴而努力!”

“新农人”正在孵化中,梦想即将破壳而出……